首页——正文 分享
白沙村医符建元20年如一日,巡诊在崎岖山路上
2016年12月26日 08:33  来源:海南日报 

  ■ 海南日报记者 李磊

  12月21日晚,符建元推着摩托车,顺着蜿蜒的山间小道,小心翼翼地通过一段上坡险路。走过这段险坡,发动机声又划破夜的宁静,继续在漆黑的山路上缓慢前行。这是白沙黎族自治县牙叉镇志道村村医符建元的一次普通出诊。

  20年前,符建元从省卫生学校毕业后,应老家村民的请求,回到大山深处,成为村里唯一的医生。

  一份承诺:

  “留下来,给山里人当医生”

  符建元的诊所位于志道村的一棵大榕树下,30多平方米的诊所是他家房屋的一部分。距离诊所不远处,便是环绕村子的仙婆岭、槟榔岭等山峰,这里距离县城十多公里,全程山路,直到2014年才通上水泥路。

  出行难,也就意味着山里人看病难。

  “以前村里没有医生,谁生了病,村里人轮流抬着,顺着崖边的土路,抬到最近的卫生院也需要半天时间。”这一点,符建元感受最深。小时候,他的右眼受伤,因为未能及时救治,导致右眼永远失明。

  他也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天夜里,他的一位亲戚突发急性阑尾炎,家人打着手电,轮流抬着病人一步一滑地向镇卫生院走去,到卫生院已是凌晨,差点失去生命。符建元说,当时他跟着人群走在路上,望着担架上奄奄一息的亲戚,心疼的同时多了一份朴素的渴望,暗自下定决心以后学医,成为一名医生为乡亲们治病。

  “阿元,回来在村里当个医生吧,免得乡亲们为看病遭罪。”1996年夏天,在省卫生学校临床医学专业读书的符建元回家过暑假,乡亲们拉着他的手,说出了这样的请求,符建元一口答应了。

  第二年,23岁的符建元毕业后遵守了诺言,回到志道村成了一名乡村医生。

  一份坚守:

  “我不去,他们找谁看病?”

  12月21日下午五点半,送走最后一名病人,正准备做晚饭的符建元接到了电话,山对面的牙琼村71岁符建康血压突然增高,老人腿部有残疾,行动不便。只有“劳烦阿元跑一趟。”

  天色将暗,符建元推出吱呀作响的摩托车,背着药箱,向大山深处驶去。六公里的山路走得不轻松,半个小时后,他来到牙琼村,村里已是掌灯时分,而符建康家,还有一段连摩托车都没法骑的小路。符建元一手护着药箱,一手扶着树枝,顺着泥泞的山路,翻过一座树林密布的土坡,徒步走到老人家。

  他为老人量了血压,留下了降压药,叮嘱老人好好休息,第二天再来复查。老人的儿子翻箱倒柜,只有五块钱。“有了钱再给,不急不急!”看着老人一脸焦急的模样,符建元摆摆手,拎起药箱就向外走。像这样给病人“倒贴”药费的事情,几乎每个月都会有好几次。

  20年时间里,符建元留在大医院的同学,生活待遇、社会地位将符建元甩出一大截。而符建元依旧守在山村的小诊所里。但他说,没有什么比乡亲们的信任更重要。

  今年,白沙开展县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让符建元的命运有所改变——他从之前的“散兵游勇”,成为医疗体系的正规军,开始接受政府有计划的培训。

  白沙县卫生局局长薛开璧介绍,正是因为有了很多像符建元一样的乡村医生的坚守,才让大山深处的村民看病不用再穿山越岭。

  (本报牙叉12月25日电)

编辑:凌楠
推荐阅读
本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