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昌—正文 分享
五件“牛”案 看文昌法官如何“接地气”
2018年01月19日 11:50  来源:南国都市报 

  电影《张法官审牛记》根据一头小牛归属之争案例改编而成。老栓家丢失了一头小牛,后在邻村来顺家牛栏里找到,但来顺妈认为此牛是一个多月前自己家老牛产的崽,双方产生争执,官司打到法庭。根据亲子鉴定的结果,老栓要回了自己的牛,但来顺家败诉后需要承担7000元亲子鉴定费。虽然最终来顺家在派出所的帮助下,也找到了自己被盗的小牛,但新添的7000元巨额债务,仍是他们心口永远的痛。记者1月17日获悉,文昌法院文教法庭的法官们,从2014年以来,也审理了5起与牛有关的案件,将电影中的剧情又还原到了现实生活中。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五件“牛”案。

  1

  疯牛顶人

  法官调解补偿丧葬费

  2014年5月的一天,文昌市公坡镇农民张某饲养的黄牛突然发狂,漫山遍野撒欢跑,并攻击顶伤多人,受害人符某也被该牛顶伤,该牛在当天下午突然死亡。公坡镇派出所、镇政府得知该突发情况后,指示畜牧管理部门对该黄牛尸体进行了深埋处理。事发后,符某到医院简单地进行了包扎并服用了药物,以为身体没大碍就回家休息了。2个多月后,符某突发狂犬病死亡,家属怀疑系受到张某的牛顶伤后导致,遂将张某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损失。

  此案经二次开庭审理,因本案系饲养动物侵权致人损伤,依照举证责任倒置的举证规则,被告未能举证受害人有过错或者被告无过错的证据,但被告认为受害人的死亡与其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且在这期间受害人是否遭受动物咬伤攻击而患上狂犬病也不得而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这难不住案件的主办人郑法官。郑法官通过多次召集双方进行调解并析理释法,最终促使被告一次性支付丧葬补偿费30000元后,双方案结事了。

  2

  牛群踩食玉米苗

  村委会代孤寡老人赔偿

  文昌市昌洒镇昌茂山村委会的孤寡五保老人云某,自力更生坚持养牛已经10多年了,每年能卖出两三头黄牛,也勉强够其一年的生活开支。2014年8月,其饲养的五头黄牛冲进了某公司新研究培植的高产玉米培苗场,踩坏、嚼吃了100余株玉米苗,公司损失巨大,要求云某赔偿,可云某又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的生活状态,“软硬不吃”,且以其系孤寡五保老人没有赔偿能力为由,根本不愿意赔偿公司的损失。主办法官通过充分适用诉调联动机制,联系辖区专职调解员对云某做工作,并请求云某所在村委会也参与调解。在调解过程中,法官了解到该公司育苗用地系向昌茂山村委会租赁,法官遂大胆地向村委会做工作,让村委会帮助五保老人解决生活困难,由其代云某向该公司赔偿1000元,直接从公司应交的土地使用租金中予以抵扣。此案以案外人无偿自愿代被告履行义务得以解决纠纷,真可谓别出心裁。

  3

  两头水牛打架

  赢了架的牛主人要赔人一头牛

  文昌市翁田镇龙南村委会林某和符某均散养水牛作为耕牛。某日,林某饲养的牛追逐符某饲养的牛,相互顶撞,致使符某的水牛死亡,符某遂要求林某赔偿损失13000元。经了解,林某和符某均系同村人,平时关系还不错。且符某的水牛被顶死后,及时将水牛进行宰杀,获得款项8000余元,减少了损失。经办案法官主持调解,双方达成协议:一、林某向符某赔偿送养小水牛一头(折价2000元)。二、在小水牛不能耕地期间,林某同意将其饲养的水牛无偿提供给符某耕地使用,直至小水牛可以独立耕地为止。

  4

  “捡”了别人小牛不愿还

  法官牵来母牛小牛自动回家

  文昌市昌洒镇村民林某系贫困户人员。2017年2月初,经政府精准扶贫,林某获得扶贫帮扶物资小黄牛一头,该牛系林某向养殖户符某处购得,由政府拨付款项给符某。3月18日,林某因管理不当,小黄牛走丢,被养牛大户云某拾得。林某经打听得知云某拾牛信息后,到云某的牛圈处欲强行将该小黄牛牵走,云某出面阻拦,双方剑拔弩张,矛盾激烈。案件经派出所调解无效,云某以林某没有证据证明其拾得的牛是林某所饲养的为由拒不返还,派出所遂以遗失物返还纠纷引导林某向法庭起诉追回遗失的小黄牛。从小在农村出生长大的办案法官,小时候家里也饲养黄牛,非常清楚牛对农民的重要性,也清楚一些养牛的常识。立案后,办案法官召集双方做调解工作,并且还了解到该小黄牛系从符某处购得,其母牛还由符某饲养,法官当即心里就有了计划。法官提出,将符某饲养的母牛牵到云某的牛圈处放养,如果小黄牛看见母牛后就跟随这头母牛回家,该头小黄牛就由云某归还给林某;反之,则林某不得再次要求云某返还。双方均同意法官的提议。法官随即联系符某将其母牛牵到云某的牛圈处,不一会,这头小黄牛就欢快地跑到符某牵来的母牛跟前,并且一直跟随着母牛。

  看到这一幕,作为养牛大户的云某深深知道什么叫舐犊情深,当即无话可说,当场同意将小黄牛返还给林某。林某也就擅自到云某牛圈处牵牛的行为向云某道歉,并向云某支付了人工费、草料费1000元。可是,云某却慷慨地表示愿意将1000元捐献给昌洒镇毓秀小学作为办学费用,还委托法官代为转交至该学校,法官随即来到毓秀小学将该笔款项交给了该校师生。

  真可谓母子相认全靠舐犊情深,失物得回捐资助学,案结事了各方皆大欢喜。

  5

  为证明别人捡的牛是自己的

  老农给牛做亲子鉴定

  你听说过有人为证明一头牛的归属,而要去做DNA亲子鉴定的吗?文教法庭公开审理一起遗失物返还纠纷案件,一位老农为了证明争议的水牛是自己的,提出要为水牛做DNA亲子鉴定。

  文昌市翁田镇龙马村委会的林某两个多月前丢了一头2岁的水牛,林某诉称邻村的赖某拾得自己丢失的那头水牛。林某与赖某的纠纷经当地村委会与派出所调解,均无果,林某便起诉至文昌市法院。

  庭审过程中,林某与赖某均坚称牛归自家所有,林某称遗失的牛从文昌东阁镇宝芳乡刘某处购得,走丢的时间、地点和赖某拾得的水牛的时间、地点非常吻合。赖某则辩称拾得的水牛系其以前走丢的小牛又自己回来了。按司法程序,法官要求林某一周内提出那头牛归自己所有的新证据,还可以申请对水牛做鉴定,但费用较高,约需一万元。林某坚称他一定要回去把“牛妈妈”找来,做DNA亲子鉴定。

  经委托,重庆邮电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赖某拾得的水牛与刘某所饲养的母牛进行了DNA亲子鉴定,该中心做出的鉴定意见为赖某所拾得的水牛与刘某所饲养的母牛之间存在母子血缘关系。

编辑:凌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