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儋州多部门联动着力铲除“犯罪土壤”治理电信诈骗
2018年11月13日 11:17  来源:中新网海南  宋体

  中新网海南新闻11月13日电 菲律宾《联合日报》采用中新社海南分社稿件,题目:海南儋州多部门联动着力铲除“犯罪土壤”治理电信诈骗

  中新社儋州11月11日电 题:海南儋州多部门联动着力铲除“犯罪土壤”治理电信诈骗

  中新社记者 王子谦

  电信诈骗曾猖獗一时。其中,“机票退改签”的案件多指向同一个地方——海南儋州市。2015年10月初,国务院将儋州市列为全国7个电信诈骗重点整治地区之一。如何摘掉“电诈”帽子,成为儋州市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三年过去,记者来到这个海南西部的中心城市,重访儋州“诈骗村”,观察其中变化。

  昔日“诈骗村”:“打工不如打电话”

  在儋州市南丰镇尖岭村委会南茶村,反电信诈骗的警示标语随处可见,每一个进出村庄的人,都能感受到政府对电信诈骗的高压力度。

  “从2006年到2018年,我与电信诈骗较量了12年。”儋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市专项办主任周有武说,儋州电信诈骗的土壤曾广泛存在,“村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甚至流传着‘打工不如打电话’的说法”。他说,儋州曾出现木棠镇高犁村、中和镇萍塘村、南丰镇南茶村、兰洋镇南罗村等专业“诈骗村”。

  周有武介绍,儋州电信网络诈骗经历最初是发布QQ中奖信息,到后来是小灵通、手机中奖诈骗,接着发展成航班改签诈骗,冒充娱乐节目诈骗及网络招嫖诈骗。

  儋州电信诈骗犯罪团伙分工严密:从上游获取公民信息到具体冒充客服实施诈骗再到取款分赃,均有专人负责。“很多年轻人都在‘打电话’,没有人愿意下田,土地荒了一大片。”一位不愿具名的村民告诉记者,电信诈骗“一人获罪,全家享福”,村中豪车、豪宅不断涌现,刺激更多人铤而走险。

  南茶村村民符兴宏(化名)说,他通过朋友加入到电信诈骗,冒充某知名娱乐节目发送虚假幸运中奖信息,赚取手续费。在两个多月作案时间内,他购买200余条公民个人信息,诈骗金额近万元(人民币,下同)。

  整治“诈骗村”:诈骗发案率显著下降

  自2015年8月14日起,儋州市全面展开打击电信诈骗的专项行动,次年成立海南省第一个市级反电信诈骗中心。

  儋州市公安局反诈骗中心主任洪奇俊介绍,该中心集中公安系统多警种,金融系统多家银行,通讯系统三大运营商,同时获得互联网企业的技术支持,建立机制解决本省涉案手机、无线网卡溯源问题。此外,政府出台办法,对举报电信网络诈骗有功人员给予3万—50万元的重奖。

  根据警方提供的数据,自2015年8月至2018年11月,儋州市共侦破案件2048起,打掉团伙340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084名,缴获、冻结赃款1897.8万元。电信诈骗发案量从早期的月发案500起,下降到近期的几十起。

  今日“诈骗村”:铲除犯罪土壤 谋划美丽乡村

  为彻底铲除犯罪土壤,儋州市出台措施,对列入“黑名单”人员的涉案财产、政策性补贴等进行冻结,同时限制其高消费行为。

  如今在儋州,反电信诈骗尽人皆知。在当地流传的一副扑克牌上,电信诈骗在逃人员信息印在上面,迫于压力多名嫌犯投案。

  兰洋镇南罗村是儋州电信诈骗发源地,昔日铺天盖地的反诈骗警示明显减少,村道两边是美丽乡村建设的宣传画。兰洋镇委副书记梁海波说,如今农村面貌大为改观,村民观念明显转变,“村民挖池塘,修栈道,建大棚,投身美丽乡村建设”。

  昔日的“诈骗人员”走上正途。符兴宏成为村里有名气的电焊工,每天生意不断。南罗村曾从事电信诈骗的村民黄进(化名)说,回归社会后他学习糕点制作,两年时间开张两家蛋糕店。

  近期儋州市展开新一轮打击电信诈骗攻坚战,采取更为严厉的综合性措施,对电信诈骗活动进行治理。儋州市委书记袁光平说,该市努力在今年内摘掉“重点整治地区”帽子。

  洪奇俊说,公民个人信息泄露,金融监管盲区,电话卡“实名不实用”三大问题全国普遍存在,增加了警方反电信诈骗难度。只有从源头起加强对个人信息及金融和通讯监管,才能让电信诈骗远离公民。(完)     

编辑:王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