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3D

                                                                      分分3D

                                                                      来源:分分3D
                                                                      发稿时间:2020-06-04 16:43:21

                                                                      2002年7月9日,海纳中控与中控科技(褚健实际控制)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海纳中控按照1∶1.2的价格,将其所持股权以360万元的价格转让。其二,海纳中控将其持有的浙大中控自动化仪表有限公司40%的股权,按照1∶5.33的价格、以213.2万元转让给中控科技。其三,中控科技同浙大工程中心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后者以300万元低价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中控科技。

                                                                      尽管已离开牢狱3年多,“贪污罪”等罪名仍对褚健及其名下公司留下不小的烙印:褚健仅以“顾问”身份实际控制公司,其胞弟褚敏走向台前担任公司董事长;上交所科创板发审委也曾向公司发出问询:褚健的罪名是否会为中控技术后续发展造成隐患。

                                                                      在经历3年拉锯战后,最终,在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褚健被认定的罪名包括了利用相关职务便利侵吞、骗取公款罪以及指使他人销毁相关公司会计账册罪。而“侵吞国有资产”在判决书中并未出现。

                                                                      检察院在随后起诉褚健时指控,上述股权价值在转让时被严重低估,经鉴定,上述三项转让的股权在价格鉴定基准日(2003年1月22日)的价格分别为2619.23万元、519.24万元和2619.23万元。褚健利用职务便利,通过低价转让股权等手段侵吞、骗取公款,共计6579万余元。 不过,该指控刚一出炉便引起诸多争议。争议焦点在于检方采取的收益鉴定法—按照当下中控的股权价值,推算当年股权的收益到底合不合理。

                                                                      因为身份原因,褚健的落马在当时一度引发极高关注,被称为“中国科技第一案”,不过褚健案当时在科学界引发了争议。

                                                                      根据法庭记录,上述3人的首次出庭时间比原定时间推迟了45分钟。CNN在报道中称,虽然官方并未给出理由,但他们的最初出庭时间与一场乔治·弗洛伊德原定在明尼阿波利斯举行的电视追悼会的时间“撞车”,弗洛伊德的家人将出席这场追悼会。文 | 记者 彭硕 编辑 岳彩周 从浙大最年轻正教授、浙大副校长,到“阶下囚”,“过山车” 般的人生“触底”后,褚健或将迎来他人生中最“高光”的下半场。

                                                                      据CNN报道,这3名此前和肖万同被解雇的警员分别是托马斯·莱恩(Thomas Lane)、J·亚历山大·古恩(J.Alexander Keung)和亚裔警员陶·邵(Tou Thao),他们将于美东时间4日下午1:45出庭。

                                                                      1993年,褚健受命创办了浙大工业自动化公司,成为中控的前身。

                                                                      1999年5月,浙大工业自动化公司与浙江大学另外两家校办企业浙大半导体、浙大快威科技合并,打包成立浙江浙大海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江海纳)上市,浙大工业自动化公司更名为浙大海纳中控公司(简称:“海纳中控”)。

                                                                      据新京报2016年报道,2014年8月,褚健案被移交审查起诉后,浙江大学的部分师生、中控技术(中控科技旗下公司)部分员工等800余人,签名为褚健取保候审作保。 当时舆论普遍认为,褚健之所以被调查,与“红帽子公司”(校企公司,当时很多)中控技术改制有着很大关系,而褚健则被认为是改制最大受益者。 根据权威公开资料,记者梳理了褚健“掌控”中控技术大体过程。